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hca05384的博客

我的好奇心引导我对自然、对命运的含义,对整个存在的好奇。

 
 
 

日志

 
 

引用 悲哉、壮哉!周琅 连载(11、12)  

2010-08-19 12:48:46|  分类: 引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shidewu1021悲哉、壮哉!周琅 连载(11、12)

                                                                    (十一)

县礼堂的规模在那时就不算小,能装七、八百号人。那年代各礼堂的装修都差不多,和现在的没法比,就是水泥地、木板椅、大吊扇,前面有个挺大的一米来高的木地板主席台。开会时,台上用几个长桌子摆成一排,上面罩上白布单子,算是领导坐席。坐席的前面不远处,放置着一个专用的木制讲台,有麦克风。是发言的地方。这时,领导坐席的中央就坐着全县最高的领导——县革委会主任马某。

    周琅蹬上主席台来到马主任旁边,恭恭敬敬地叫了声“主任”并说明了来意。马主任见来了个背大包的女青年有些奇怪,后来听明白她要办的事与开会不着边,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解释了几句,说明要看中央文件现在办不了。周琅好容易得到这样的好机会,怎肯放过,好说歹说请他帮帮忙!马主任有些急了,提高了调门说:“这是什么时间?这是什么地点?啊!能给你找中央文件吗?!”周琅自知理亏,又见领导急了,确实有些畏难。但她明白如果错过这次机会,那她就再难看到《中央文件》了。情急之下她想到了周宜斌,这位自己的忘年交朋友现在是乌兰察布盟的一把手,也是丰镇县的直接上级领导。于是脱口而出:“是周宜斌、周首长让我来找你的。”话一出口连她自己也有些吃惊,怎么说起谎话来了。对方听了更是一愣,怎么眼前这个不起眼的女孩子竟跟盟领导认识。周琅是‘身子掉到井里耳朵怎么也挂不住’的,索性把去年到盟里找周宜斌要《毛主席纪念章》时所知道的周家的一些情况,显得很随便地说了几句,既表示说话真实性,也表明与首长关系的亲近。这一‘拉大旗做虎皮’的做法,对马主任十分有效。他深知自己的顶头上司是得罪不起的,特别是作为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怎么能违拗上级的指示呢!他的态度马上起了变化,让周琅稍微等一下,转身叫来一个正在给领导坐席的茶杯里添水的工作人员,站起身来跟那人耳语了几句,回过头来对周琅说:“这是李秘书,现在你就跟他看《文件》去吧!他会给你安排好的。”接着,细高个、白净脸的李秘书帮她拎起手提包,和气的说声“走吧。”二人从主席台的小门出来,直接上了停在院里的212吉普车。

    事情就这么简单! 中国的事就这么奇怪,老百姓天大的难事有上级的一句“圣旨”就会忽然变得如此简单!  甚至是一句谎话!

    当周琅坐着县领导的汽车重新来到县委大院时,最为惊讶的是那位值班干部,看着刚刚被自己轰走的人下了汽车,和李秘书径直走进县革委会办公室,连看都没看他一眼,他那感觉就应了现时的一句话,叫“不是我不明白,确实是世界变化快”。那周琅也有“屎蛤螂变唧鸟——一步登天”的感觉,特意仰着头走了过去。

    进到办公室,李秘书先请周琅坐下,自己则走近铁制档案柜,拨转密码锁打开柜门,从柜子的上层取出一个牛皮纸档案袋,来到沙发前,刚要伸手递给周琅,想了想又停住了说道:“是这样子的,文件内容很多,您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看完。我又要返回到会场去。您看这样子好不好?请您到值班室去看文件。”  周琅是要着急看文件,哪会计较在哪里看,于是连连点头。

    二人来到离大院门很近的值班室,那值班干部见状赶紧迎了过来。李秘书告诉他,这位女同志要在此看中央文件,要好好招待。并特别嘱咐:“看后的文件由你妥善保管,不得有失,等我回来再交给我!千万要保管好。”因为李秘书懂得,绝密的中央文件是机要秘书专人保管的,一旦有闪失是要丢饭碗的。此次敢于转交他人代管完全是因为这次文件破天荒的传达到每个公民,文件保密规格降低了的原因。

    值班干部必恭必敬的接受了任务,并一再表示:“您尽管放心!您尽管放心!”躬身将李秘书送出大门。

    李秘书走后,周琅侧坐在值班用的单人床上,从牛皮纸的档案袋里抽出那份厚厚的16开纸装订的中央文件,那鲜红的‘中共中央’字样格外醒目。周琅手捧着这份红头文件,真是心潮起伏、感慨万千。想想多少天来的朝思慕想,想想多少天来饱受的苦难,两行泪水从眼角静静地淌下,挂在腮边。这是辛酸的泪水,也是激动的泪水。

值班干部回头看见周琅哭了,不知内情,深恐失招待之职,连忙倒了杯开水悄悄的放在了旁边。而这时的周琅已经把头埋在文件里,全身心的投入到林彪事件中,对送来的水杯并没有察觉。她全神贯注地一字一句仔细阅看,连那些影印件上的说明文字都一字不落,至于有些重要内容、特别是林彪同党的交代材料和相关人员的证言证词她都要反复看上几遍。中途除了接过一次李秘书打来的电话,告诉她已经联系好住宿之外。她连身儿都没动。

就这样两个小时过去了。文件原原本本的看了一遍,根本就没有她想看的内容。周琅站起身来,面无表情,两眼直愣愣的,走到门口。把文件连同档案袋“啪”的一下放在值班干部面前的桌子上,连个招呼也没打,就径直走了出来。出了值班室,又走出了县委大院,沿着街道漫无目的的向前走去。(11)

 

                                                                     (十二)

    不知走了有多远----突然她激灵一下,心里打了个冷颤,猛然意识到自己的举止有些反常,同时想起手提包还在值班室里,连忙又回去取出来,这次倒记得谢了谢人家。值班干部自然是没有丝毫的怪罪的意思。

    回到旅社,她记不清是如何走回来的,也记不清是如何按照李秘书的电话找到得自己客房房间的。现在她仰面躺在床上,满脑子还都是林彪事件,中央文件亲眼看过,可并没有完全打消心中的疑虑。一连串的问题仍在脑海里转来转去,使她无法摆脱。她想不通为什么已经是副统帅的林彪要叛国投敌逃亡苏修呢?更想不明白是他为什么要谋害毛主席?难道林彪真的以为害了毛主席他就能当主席了?他能这么幼稚?   还有,既然他是这么个阴谋家为什么党章上还要确定他为接班人?难道大家眼睛都看错了?假如不是这样的话,那就更可怕了!那就是说眼前这一切都是人为编造的!!-----她不敢在往下想了,可心底里又有把它弄清楚念头冒出来。这是她的性格使然。

    最后,是腹中的饥饿使她停止了思想,她连忙站起身来,走到旅社的大门看了看挂在墙上的电表,已经过了吃晚饭的时间。她只好来到旁边小巷子里的杂货铺买饼子吃,掏出不多的粮票算了算,没有富余,就要了一个饼子,又买了些信封信纸等物。装好东西也没回旅社,她穿过胡同径直来到招待所,找开会的根胜老汉来了,她要找人好好聊聊。

    来到县招待所,周琅按根胜老汉说的号码找到了他们住的房间。开门一见,屋里烟气腾腾,大炕上围着一圈人正在说话。原本大会的会议安排今晚是分组讨论,可老汉们正在说道今天晚饭的肉菜咋就这么入味好吃!说起这个话题可比讨论大会发言来劲得多,几个人连说带比划着。见周琅进来,话题就此停了下来和她打招呼。周琅得知他们在开会讨论,不便久留,再加上屋里烟气太大,也实在没法呆,就要退身出来。根胜老汉见状连忙问:“咋地?你有事呀?” 周琅回答:“没什么大事,就是想跟您说说话。”老汉看出是有事,就跟主持会的高支书招呼了一声,对周琅说:“这讨论有啥要紧!多一个人少一个人就是个那,先紧着你的事。”旁边的人也跟着说:“去吧,不妨事。”  “那您就到外面来,我跟您说说。”“唉,唉!” 根胜老汉一边答应一边下地穿鞋。

    从招待所出来,天已经蒙蒙黑了,两个人沿着小巷里那高低不平的石板路慢慢地走着。

    周琅要把这么多天以来的甜酸苦辣经历和心里话,都对人讲诉出来。这是她经过一下午思考的才决定的。因为她已经打算给党中央、毛主席写信,想解开心里对林彪事件的疑虑。然而对这样做的后果却无法预料,一旦出现意外,她愿意有人了解其中的内情,避免将来别人误解或是遭人陷害。所以才非得要告诉别人。(要说周琅考虑得真是够周到的。)在诉说对象上,她之所以选择了根胜老汉,是在眼下的环境中他是最佳选择对象。老汉的人品是绝对信得过,他淳朴耿直,刚正不阿,为人善良,具有老一代共产党员的品德;在村里她没少受到过老汉的呵护,她也把他视同自己的长辈,有什么事跟他讲是一百个放心。

    根胜老汉不知她到底要讲什么只是跟在旁边走,在默默走了一段路之后,周琅开始讲述起来:从她为什么非要回北京说起,又说到在北京的处处碰壁的经历,怎么又回到丰镇,又如何说谎才看到红头文件等等以及自己的感受,都说到了。只是没说下一步的打算。她讲得非常详细,话语真诚,毫不夸大,也毫不遮掩,字字句句都是发自肺腑之言。根胜老汉听着并不时的点点头,听得十分认真,却也没有大惊失色。二人就这样在石板路上一脚高一脚低的走着,边走边说,声音平静而低沉。在昏暗的巷道里,月亮从房檐上慢慢地升起,又高高的挂在当空。时间实在很晚了,周琅才不得不与根胜老汉开始朝着驻地方向走回来。象是身患重症的病人一样在珍惜着自己意识到的不多的宝贵时间。

    第二天的早上,周琅被外面大喇叭播送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歌曲声吵醒了,由于昨天睡得太晚,不被吵醒不知要睡到什么时候呢。她很快洗漱完毕,习惯地想了想一天要办的事:首先是写封信,今天最要紧办的事。因为是给党中央写的信,也是她有生以来最神圣、最重大的一件事。另外还要办的一件事就是好好看看丰镇县城,作为这里的公民游览一下这座古老的小城。这使她昨天才有的一个想法,来这里生活了四年,她从没有单独一个人来过,也从来没有这样闲暇过。关键是谁知以后还有没有机会了呢?于是她穿上母亲置办的一身新衣裳,走了出来。

    丰镇县城并不大,两条交叉的主要街道成为小城的基本构架。所有的城镇设施、政府机构、繁华场所基本上都在这两条街道的路边。两条街道的交叉路口处便成了城镇中心,可这唯一的十字路口连‘红绿灯’都没有设,因为这里骑自行车的不多,汽车就更少了,大多数的人都在步行。小城实在太小了,全城都走过来也用不了一个小时。(12)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