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hca05384的博客

我的好奇心引导我对自然、对命运的含义,对整个存在的好奇。

 
 
 

日志

 
 

引用 悲哉、壮哉!周琅 连载(17、18、)  

2010-08-19 12:53:20|  分类: 引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shidewu1021悲哉、壮哉!周琅 连载(17、18、)

                                                       

                                                                       ( 十七 )

“批斗会现在开始!”刘部长站在前面大声宣布,“全体起立!现在由丰镇县人民法院的同志宣读判决书!”大家赶快站立起来,随身带起的黄土加上有人拍打衣裳的助威,一股黄尘顿时向四面扩散开。一位身穿深蓝制服的中年男子走到前面刚要开口,马上扭过头去,等尘土过去才拉着长声宣布:“我--代表--丰镇县--人民法院、代表--全体人民--对--以周琅--为首的--反革命罪犯--进行--宣判。”他停住看了一下手中的判决书,接着说“现行反革命犯、首犯,周琅!”读到这儿他突然厉声喝道:“把她的头抬起来!”   这是让台下人看清犯人的面目,也有验明证身的意思。周琅立即被站在身背后两侧的公安人员揪住头发,强行把脑袋仰了起来。周琅并不顺从,倔强地向反方向用力。于是变了型的脸被抬了起来,眼睛勒成了一条线。然而就是这个痛苦的姿势正好和站在咫尺的我打了个照面。

四目相对,这一瞬间,经受自己痛苦和感受同学痛苦的目光碰在一起。如雷电的撞击,是如此深刻,让人永生难忘。时过三十年,我还历历在目。那一瞬间我看出她的目光里传达着许多信息。人们常说,‘眼睛会说话’。当时我的感觉是岂止就会说话,比言语表达的要丰富、要准确得多。你想,在那几分之一秒里,嘴能说出多少话来。可那瞬间的目光里,我读懂了周琅复杂的内心感受:她是先惊后喜,惊的是猛然见战友如此近距离出现;喜的是大家互相又见面了。接着有悲有怨,悲的是自己惨遭不幸、身陷囫囵;怨的是自己不争气、社会也颠倒黑白。后来是又恼又恨,她恼的是自己何罪之有;她恨的是自己竟无可奈何。最后的情绪变成愤怒:我错在哪里?凭什么受此侮辱!她不服气,一万个不服气!   于是她不再低头,而是紧锁眉头,怒视天空。

    “周琅,女、26岁、籍贯:北京,捕前系内蒙古自治区丰镇县麻迷图公社十里囫囵大队西孤山生产队知识青年。该犯------”

    法院的同志在一顿一挫地宣读着,我站在跟前却一句也听不进去了,因为我看见在周琅刚强的脸上两行泪水默默淌下来,她半仰着头,既不抽泣也不哭啼,只是无声的任由泪水越淌越多,流过脸颊,顺着腮边洒在地上。

    早先我读书时常常看到有人用“泪如泉涌”来形容悲伤的情景,总认为太夸张,泪水怎么能和泉水比呢?这会儿,我明白:自己错了。

    周琅的眼泪开始是慢慢的淌着,渐渐越流越多,越流越快;后来真的象泉水一样,不断地涌出来,涌出来;是那样的多,那样的猛,哗哗地流着,滴在地上,“噗、噗”作响。一会儿,那么干裂的黄土地上竟打湿了一片。法官的宣判继续着,已经有一段时间,周琅还是那样一动不动,那泪水还在不声不响流着,竟止不住。地上的浸湿有茶盘大的一片,这得多少泪呀?!  难道女人真是水做的?眼泪就流不完?

    此情此景,非亲眼所见我也不相信。可它就发生在咫尺之间,岂能视而不见。

    更让我受不了的是,周琅起初表现很坚强并没有哭,是在见到我们这些同学眼泪刷一下就流了出来。这使我觉得自己象是做错了什么。  你想,敢对法院《判决书》横眉冷对的她,怎么转瞬间泪如泉涌呢?这犹如倔强面对欺辱的孩子猛然见到了亲人,是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的;而我们的坐视无疑加剧了她的屈辱感。这时,她那无声息的流泪,是心灵在滴血。那压抑的悲切远胜于那种大悲大嚎更加让人难以承受。   周琅的痛苦,用心如刀绞来形容是恰如其分的!

    宣读判决书结束了,又是一阵高呼“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誓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的口号。

   “下面由知识青年代表批判发言。”会场上刘部长继续主持,“首先发言的是司、广、东!”   接着司广东就手拿着稿纸出现在前面。

   听到这个名字,我不觉一愣。是呀,怪不得今天来得时候就没见她和邹伊康的身影。原来这两位党的积极分子有政治任务,提前早来了。周琅的反应更强烈,她的头不经意的向右边发言的地方扭了一下,用眼角瞥了过去,脸上出现不易察觉的变化,。还没等司广东发言,“呸”的一口吐沫,啐在地上。

    司广东照着写好的稿念道:“现行反革命犯周琅--”一句话没完,“呸”周琅又是一口吐沫。

  “出于她反革命的目的--”“呸”又一口。接着是

  “她继承反动家庭--”“呸”

  “的衣钵”“呸”

  “刻苦仇恨--”“呸”

  “社会主义制度”“呸”----

  只要司广东念一句,她就啐一口。而且啐的声音挺大,毫无顾及。(17)

 

                                                                    ( 十八 )

    旁边法院的人实在忍不下去,一个男的走到周琅的身边,用脚轻轻踢了一下她的鞋,低声说:“周琅,你干什么呢你!”声音并不是那么严厉。周琅没有改变,仍旧啐着。一会儿,又过来一个端枪的民兵,用手使劲地按她的头,使她几乎站立不住,她用力挺了几下,终于把头又抬起来。

    “让周琅这个资产阶级--”“呸”

    “的孝子贤孙---”  “呸”

    “见鬼去吧!”  “呸”周琅没有改变做法。

  司广东念完了,带头呼起了口号:“横扫一切牛鬼蛇神!”“毛主席万岁!”接着退了下去。邹伊康也拿着稿纸走上前来。

  “我们伟大领袖教导我们说--”“呸”

    “凡是敌人反对的---”“呸”

    “我们就要拥护---”  “呸”

  邹伊康的批判内容没有新意,几句口号式的言语来回说;周琅的吐沫依旧啐着。

  当后来念道:“让我们踏上一万只脚,让它永世不得翻身!”的结束语的时候,周琅已经根本没有了吐沫,就是用嘴在“呸、呸、呸”地吐着,以发泄着心中的鄙视。

  是呀,周琅与司、邹二人的矛盾由来已久。虽说都是一个学校的同学,但成长、发展的路数截然不同,怎么会没有矛盾呢?先说家庭背景,周琅是伪官吏出身、父亲在解放初被政府镇压;而司、邹都是革命干部出身,父母从小参加革命。这且不说什么阶级立场、世界观的不同,就说文化大革命中参加的群众组织就是对立的。辩论呀,斗争呀,没有断过,派性观点不同吗!这习惯做法一直延续到农村插队,在村里甭遇见事,有事她们看法就不一样,还是谁也不服谁。谁劝也不听!再说,她们都是不甘平庸、想出人头地那类人,争强好胜、不甘示弱是骨子里的东西。无法改变!俗话说:“一山不容二虎。”她们搁在一块儿怎能没有摩擦。特别是她们成就事业所走的路线又正好相反:周琅走的是群众路线,在村里靠扎扎实实的实干来赢得信誉。从不到上层走动。而那二人走的是上层路线,虽然在村里干得也不错,但更多的是在上面活动,大队、公社且不说,就是县里都有她们一号。所以,在群众中、尤其在知识青年中周琅会受到更多的好评;可在领导心目中,司、邹是大大的红人,正积极要求入党。而周琅,恐怕公社领导能都认识她就不错了。

    眼下的情景就更说明问题,一个是台下被人批斗;一边是台上批斗人。由此不难看出双方竞争的结果。那司、邹二人念着批判对方的发言,自然有些春风得意。可周琅怎么想:“同样是个人、同样是知青,如今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凭什么?!你们哪点比我强!我又做错了什么?遭你们的这么批判!”依旧不服气!那架势、那神态、那做派表示的就是两个字“不服”。

    批判发言刚刚结束。刘部长的一声厉喝:“把犯罪分子押下去!” 四个犯人被带了下去。接着他回过头来冲大家喊“散会!”,人们巴不得离开火炉般的操场。

    村里我们几个同学紧走几步来到后院,想再看看周琅。走到汽车跟前,这时三个男犯人正在上车,周琅站在后边。那卡车本来就高,又停在斜坡上,带手铐的犯人根本爬不上去,是司机在打开的后槽帮下支了一个长凳子,帮助犯人上下车。前面的男人都顺利的上去了,轮到周琅,只见她费力地攀上木凳,颤抖几下站住了,用戴铐的双手扶着车货厢底板,脚试着蹬了两次,终究是女同志,又个儿矮,不能象前面的男犯人那样跨上车去。她只能伏下身向上爬,刚要爬看见货厢底有厚厚的一层尘土,这是汽车在公路上跑吹到车里的。她不愿意弄脏衣裳,打算先清除一下。于是,双手捧起黄土准备扔到地上,又怕扬在下面站着的人身上,特意低头看了看。不料这一看,看见了两张仰着的又熟悉又厌恶的脸,是邹伊康、司广东正站在近身跟前仰头看着她,那嬉笑的神态明明是有幸灾乐祸的成分。周琅不由得怒火中烧,将手中满满的一捧细黄土向那边迎面抛过去,接着不顾弄脏衣裳爬上了汽车。

    司、邹二人怎么也没有想到周琅会来这么一手,黄土扑面过来毫无防备,顷刻之间,变成了土人。“你、你---、周琅,你这是干什么----!”

    这回该轮着周琅笑了。她却没笑,要这样做就不是周琅了。周琅昂着头,看着远方,脸上依旧那么沉静、平和却不可侵犯。

   这次双方的交锋,成为了最后一次。汽车很快加大油门,又高速冲出了公社大院,载着周琅等人消失在西边的黄土高原上。

    回到村好长时间,我的脑子里总出现周琅那刚毅的面容和流不尽滴嗒作响的泪水,那情景历历在目挥之不去。可随着秋收农忙季节的开始,累得连腰都直不起来,忙的连吃饭都紧紧张张,渐渐地周琅的事还是被淡忘了。(18)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