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hca05384的博客

我的好奇心引导我对自然、对命运的含义,对整个存在的好奇。

 
 
 

日志

 
 

引用 悲哉、壮哉!周琅 连载(2)  

2010-08-19 10:41:27|  分类: 引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shidewu1021悲哉、壮哉!周琅 连载(2)

     

 

 

  要说事情精彩就在这里。那周总指挥是何许人也?他可不是等闲之辈。他,正经的大学文科毕业生,又从军多年真刀真枪的打过仗,授予少将军衔。在那个年代,这样能武能文,才华出众的高级军队干部实不多见。就这份履历足以镇住不少人。他不仅见过世面又很开明,极高的战斗素养使他能应对任何突发事件,眼前这点事确实算不上什么。

    这时他用眼神示意身边警卫员赶快去查看《语录》的内容,接着不露声色向不远处的周琅说:“这位同学对我的发言有不同看法,那么不妨讲一讲你的观点呀?”那周琅毕竟年轻,没有识破缓兵之计,果然说了起来,就在她自鸣得意地侃侃而谈的时候,警卫员耳语告诉首长那段毛主席语录的内容。周总指挥听后心中一震,周琅选的这段语录正好针对自己讲话的瑕疵,恰如其分。这小女孩真不简单,她竟能把毛主席语录全部牢记在心,达到需用时信手拈来的地步,实在是个不多见的学生!

   故此周宜斌想和对方理论理论,试试她还有什么的能耐。那周琅呢,平时在学校辩论所向披靡,今日见了高手,自然不放过机会,精神抖擞使出浑身解数,决心要向对手领教领教。这可真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啊;你有来言我有去语,辩了个天昏地暗,双方思维之敏捷,言词之精辟,简直令人叫绝。在场的同学个个听得是目瞪口呆,不时的有人为二人欢呼喝彩。

时间过去1小时又20分钟,事务繁忙的周宜斌提出休战,他说:“实在没时间奉陪了,今天谁也没有说服谁,以后有时间再会!”辩论结果算是战成个平手,不分高下。周宜斌却因此结下这个同姓的忘年朋友。直到周琅在内蒙插队时还去看望过时任乌兰察布盟革委会主任的周宜斌,这是后话。

   这次‘遭遇’使得周琅在学校名噪一时,做为学生她出尽了风头,方方面面都很优秀。让人遗憾的是她的相貌却实在对不起群众。这倒不是说优秀的人都得漂亮,但人们习惯上总愿意把美好的事物联系在一起。于是这就显得周琅长得也太那个了,她,五短身材,个头在1米50多点,墩墩实实,全无姑娘的苗条,倒有一副结实的身板;圆乎乎的胖脸上镶着两颗小眍眍眼,只要脸上稍有笑容就再难找到它们,可巧的她平时又总是笑容可掬,所以眼睛时常是一条线。眼下面是一个扁平的塌鼻子,正面平视可以影影绰绰看见那两个鼻孔;你看,该显的没显出来,不该现的反而现出来了。这还有救吗?倒是皮肤挺白皙,让说这张脸一无是处的人失去了理由。白皙的皮肤经过健康的打理变成粉红粉红的颜色饰在她的脸胧,透着那么精力充沛,总是充满朝气,谁也没有见过周琅无精打采的时候。可你别看她胖墩墩的身材笑眯眯的脸,俨然一尊笑弥勒佛。然而,就在这笑对天下事的外表下,却深藏着她刚毅的性格和超凡的胆量。

    就说刚插队的时候。周琅和几个同学被安排在大队的第一生产队----小井沟村,这个村建在两条山沟交汇处,地形陡峭,三十几户人家的房子层层叠叠都错落在斜坡上,找不出一块平整地。显得这山村是格外的僻静。

    知青生活刚刚安顿好,村里的社员还都不熟识,别的同学新鲜劲儿还没过,周琅却已经开始到贫下中农家走家串户的访问,说是访贫问苦。这可不是随便走走,也不是一次两次、一天两天的新鲜劲儿。从那时起她天天如此,不管干活不干活,不管干活有多累,也不管刮风下雨、下雪、下雹子,就是下刀子!再也没有停止过,直到她离开这个村子。每天一吃过晚饭,她准到村里贫下中农家里去,一边看一边问一边用本子记。所有情况她都要了解:什么家庭人口、本人成分、每年口粮、分红多少?什么原籍是哪、几时搬来、邻里关系如何?年景收成怎样?还问生产队的规模,可耕地的亩数,队干部的分工,甚至问村子是那一年解放的、土改时地主逃到哪里?等等--她都问遍了。同屋的同学不解的问她这是干吗?她说是要写村史 。

    听说要写村史,大队革委会干部自然是很高兴;村长赵金仓也很支持。因为周琅的家访是在晚上,天黑路陡,保不齐摔着碰着;再说山上有狼,实在不安全。老队长就晚上领着她走山路,陪着她各家转。遇到有的社员说话不着调,他也在旁边说一说,算是帮助做思想工作。访贫问苦进行的很顺利,周琅很快就掌握了大量的资料,别说其他知识青年比不了,就是当地老农也不一定有她知道的多。你要是有关村里的情况问问她,那她可来了精神,不仅回答你的问题,连带村里别的事也会说一通,如果有时间她甚至会把抗战时期活跃在这一带的赫赫有名的八路军白马连的故事讲的有声有色。确实是她知道的情况就是多。                                                  

    可是好景不长。谁家没有事呀,有那么多时间陪着她,渐渐地老队长不再跟着转了。一阵儿新鲜感之后,老乡也对于一个大姑娘家天天晚上串门的做法有了议论,虽然因为她是知青不好深说什么,但热情明显地低落下来。偶尔还有些闲话传到周琅耳朵里,她却不以为然:“这有什么,她们愿说就说去呗,我干我的!”仍然我行我素。为此,村里淘气的年轻人干出这么件事情来:    一天晚上,周琅从老乡家访问出来,怀里揣着笔记本,脑子里还想着刚刚了解的情况,着急往回赶。自己舍不得打手电,借着微弱的星光低头认着路,好歹这里只有一条小山路,又每天都走不会走错,就是别滑到摔到沟里就行了。正走着走着,隐约看到前面路中间有个黑糊糊的东西戳在那儿,影影绰绰象是个人站在那儿。周琅一愣,这么老晚了是谁待在这儿?“谁呀?找我有事呀?”她边喊边放慢了脚步,连问几声对方不做声,她觉得不对头,站住身仔细一看,确实是个人,身量不高,穿得挺齐整。可为啥不回答呢?别是不安好心吧!她心中一紧,连忙打亮手电,电光下一个半大的孩子直楞楞的立在那里一动不动。  噢,是个孩子,她放下心来。上前来伸手要领孩子回家,刚一碰手,“啊!”  手是冰凉冰凉的,(2)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