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hca05384的博客

我的好奇心引导我对自然、对命运的含义,对整个存在的好奇。

 
 
 

日志

 
 

引用 悲哉、壮哉!周琅 连载(3)  

2010-08-19 10:45:05|  分类: 引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shidewu1021悲哉、壮哉!周琅 连载(3)

 

那张没有血色的脸在手电光照射下纸一样的惨白,原来是个死人!毫无思想准备的她直到摸到死孩的手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她着实吓了一跳,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头发一炸一炸的,两腿发软不由得坐在了路边的斜坡上。过了好一会儿,她镇静下来了,反倒不怕了。不就是要吓唬吓唬我吗?我偏不怕!她搬开支着孩子的几块石头,扛起孩子往山上走去,走了挺远,在荒凉的山头上找了一个合适的小坑将孩子掩埋,拍拍身上的尘土回家休息了。

原来按当地农村的风俗习惯,不满14岁的孩子死了是不下葬土埋的,一般要远远地扔到大山上让狼吃掉,越快吃掉越好,那才吉利。倘若几天之后还没吃掉,就要换一个地方,直到被吃掉为止。这是当地的习俗。

 这一天村上死了孩子,被扔到山上。过了两天,家长不放心让个年青后生去看看,不料这后生看见死孩子后想出这么个馊主意,趁天黑偷偷把孩子弄回村,又找来几块石头将尸首就支在周琅回来的必经之路上,好好吓唬吓唬这女知青。 谁知周琅不声不响地把孩子埋了再没声张。  第二天,他看没有什么动静,倒害怕了,以为准是周琅把事上告大队了。那样,这漏子捅大啦,要按有意破坏知青上山下乡说道,这罪过可不小。虽然后来没人找他查询过,但他从此也再不敢提起这事。

    这件事直到全大队知青都转移到西孤山村集体居住,也就是周琅离开这个村以后,这个恶作剧才被说出来。要说这事太离奇,听起来都有些渗得慌,谁信一个女知识青年能办这半夜搬死尸的事呀!真的也就是周琅能做得出来。事情一传出,没有人不佩服周琅胆大的。也有人问她害怕不害怕的,她轻描淡写地说“活人能干坏事你得提防着点儿,死人都不能动了,有什么可怕的!”

这就是周琅,这就是胆量过人的周琅、坚定执著的周琅。她非但没有被吓唬住,自己要做的访贫问苦接茬做了下去,直到离开小井沟村。这就是她的脾气秉性,她想做得事就一定要做下去,谁也拦不住。

了解了周琅的性格之后,对后来发生的事情就好理解了。

    话还回到前面讲到的“九·一三”事件。林彪事件发生时,身在山村的我们连收音机都接听不到,事件的内情是无从知晓的,所有的情况都是大家过年回家在北京了解到的。因为林彪事件无论是从事件性质的严重性,还是从对国家的负面影响力来讲都是史无先例的,所以,国家竭尽全力来挽回影响。政府将搜集来的一切能证明林彪叛国投敌的证据都影印成文件,层层下发,直至到基层街道居委会组织宣读,使每一位市民都能听到中央的声音,了解事实的真相,以视正听。此次中央红头文件下发的层次之低、范围之广是空前的。我们回家探亲的知青也是破纪录地享受市民的待遇看到了文件。了解到中央通告的内容,看见了林彪叛逃时的物证和同党证言证词的影印件。当时红头文件的权威是不容置疑的,加上对党中央的信任,大家对事件的真实性毫不怀疑。

    春节过后,大家三三两两陆续回到村里。那段时间聚在一起聊天,内容总是离不开林彪事件。要是平时谈起国家大事,那主角必定是周琅,因为在这方面确实她见多识广、见解独特、分析得也透彻。可这次却不然,大家谈得热火朝天,她却默默地站在一边一言不发,都是因为她没有回北京不清楚文件精神的缘故。   我很想听听她的见解的,有两次特意问她:“您的高见?”她愣了愣说:“我不清楚,我没得说!”再以后遇到谈论这事她索性远远地避开,不参加了。   这可不是周琅的性格!她是有什麽说什麽的主儿,让她有话憋着那办不到。特别是谈论有关政治问题,遇到不同观点非跟你争个脸红脖子粗不可。这回是怎么了?直到后来很长一段时间才渐渐弄明白她这里面的原因:

    周琅对政治问题的关心几乎是超常的。在文化大革命的特殊年代,举国上下都搅在政治旋涡里个个群情激愤,尤其是青年学生对国家大事有种特别的狂热,!那周琅就是这些狂热者中的狂热者。她真的把国家的事当作自己的事 ,还是最大的事!作为自己生活的一部分,甚至是自己生命的一部分。为了国事可以忘我,也可以贡献个人的一切。

    那么,这样一个政治‘狂热者’,对于这样惊天动地的林彪事件她怎么会不关注呢 ?否,她非但关注,比起常人她的感受更切肤刻骨。只是出于先天的政治敏感她认为事件有些蹊跷;确切地说,事件对于她太离奇,她实在接受不了。她极力地想搞明白,更希望事件不象大家传说的才好。不过没有回北京、没有看见中央文件,还说不准,她无法表态。

    迫切要看到中央文件的焦急心情,一直在煎熬着她。当从我们口中得知在北京到所在的街道办事处就能看到文件时,她那几天简直就象得了魔怔似的。整天不说话,还没事就一个人坐着发愣,干活儿也丢三落四的,这是从前没有的。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她做出了决定:回北京!(3)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